Friday, 9 January 2009

妈妈在十二月中过了一躺新加坡.这一次是随真佛宗佛堂的一班师
兄弟姐妹们出门,她的心情是可想而知得即紧张又兴奋.因为妈妈已
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都不曾一个人在没有家人的陪同下出门了.
每一次出门都是我为她和父亲准备好全部出门的事项和行程,然后
两个老人家总是说跟着我做就是了.这一次,虽然我已为妈妈备妥
出门手续,可是到达目的地时还得靠她自己应付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