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2 November 2012

班兰戚风


日前听到一对母女的对话:

女 : 又什么事?
母 : 你爸他不懂为何从轮椅跌下来了
女 : 怎么这样啊?
母 : 我也不懂,又扶他不起
女 : 这样能怎样?
母 : 我一个人不够力来扶
女 : 那你不是拿个枕头让他在地上睡包他咯!

当时的我愣了一下,怎么这样说话啊?这一段对话让我有无限的感慨也觉得有点冷
血。老实说我从来都不敢也狠不下心对父母说这样的话。就算母亲常在我俩通电话
时向我投诉一向大男人的父亲如何又如何的和她唱反调,我只能在适当的时候做我
母亲发泄的那个聆听者。


朋友给了一大堆班兰叶,我一时间没办法消耗完;搅拌出班兰汁后,分出一瓶瓶存放
在冰格里。

选做了东东家的班兰戚风。简单的材料;几个熟悉的制作步骤,蛋糕出来香香的,
好可惜蛋糕颜色绿得来不够鲜艳,应该是班兰汁不够浓。

食谱请看这里